<meter id="jinth"></meter>

    <small id="jinth"><delect id="jinth"></delect></small>
    舉薦給朋友
    收藏鬼婆婆
    當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周魚的鬼計

    周魚的鬼計

    來源:鬼婆婆鬼故事(www.999kkk.cn)作者:網絡 時間:2015-06-02 23:45

      我漂泊北京多年,終于準備貸款買房了。在哪能里買房最合適?經過多方考察,我選定在南五環的狼垡。那里在春天時剛開盤建一個100萬平米的大型社區,我去看了兩次,覺得從樓房設計到整個社區的規劃都還不錯。我把這個決定告訴開出租車的朋友周魚,請他幫著參謀參謀,沒想到周魚非常反對我在狼垡買房。周魚說:我正好有空,咱們到平安大道的小茶室聊一聊。我有些事要告訴你。

      在平安大道的小茶室里,周魚不緊不慢地給我講了一個他親歷的故事——

      1

      晚上12點多,周魚將一名顧客由紫竹橋送到王府井,準備收工回家。打方向盤調轉車頭,忽然發現前面不遠馬路邊,一個大胖子正向他招手。這送到手的錢怎么能不掙呢?周魚一點油門,車無聲地?吭诖笈肿用媲。

      大胖子拉開車門,(婆婆 www.999kkk.cn),坐在前排,壓得那車忽悠一下,門“咣”一聲帶上了。你好,請問去哪里?周魚禮貌地問。

      狼垡。大胖子目光注視前方,看也不看周魚。狼垡在南五環,已是比較荒涼的郊區,F在又是深更半夜,周魚有些不太想去。但又一想:要掙錢就得辛苦一點。周魚摁了摁喇叭,重打起精神,開車駛上正南的大道。

      路上車已很少,只有街頭霓虹燈在有氣無力地閃爍。周魚的車比白天開得快一些。工作一天,周魚有些困倦,他想和大胖子聊聊天,但大胖子卻緊閉雙唇,目不斜視地注視著前方。

      周魚透過后視鏡能夠清楚地看到大胖子,在眼角一掃的剎那,他忽然注意到大胖子臉色蒼白,象一張白紙般毫無血色?赡苓@人剛患過嚴重疾病,失血過多。狼垡遠離市中心,不知道這么晚他去哪里干什么?周魚看到大胖子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就沒再開口問。

      車駛出將臺路,過了百花橋,前面就是狼垡。遠遠望去,有一處社區,燈光明滅。這里何時建起一個社區呢?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周魚心中納悶,但想到北京這么大,方圓數百里,建設速度日新月異,自己好久沒到過這里,對發生的變化也不足為怪了。

      來到社區門口,有門衛伸手相攔,大胖子從懷里出示一個藍皮金字證件,對方才肯讓進。社區挺大,左轉右轉,來到一幢桔黃色別墅前,大胖子下車,掏出一張百元大鈔說:別找了。周魚想:這家伙不愧是個有錢人,出手真闊綽,實際車費還不到60元呢。

      大胖子下車,走到那別墅門前,那門自動開了,他身影一晃敏捷地進去了。想不到一個胖子,動作還挺靈活!周魚心里狐疑地想著,腳踩油門離開了社區。

      2

      次日,周魚一覺醒來,起床洗刷完畢,清點昨日收獲,算到最后,忽然發現一張百元冥幣。何時口袋內裝了一張冥幣呢?想來想去,想起昨晚深夜拉的那個面色蒼白的大胖子,最后他給了100元,自己沒細看就揣口袋子里了,莫非是他?他手中怎么有這種給死人燒用的冥幣?

      莫非他是死……意念一閃,周魚嚇出一身冷汗。 怎么可能出這樣的事?他想來想去,決定馬上去看一看。

      周魚開車來到南郊狼垡一看,四周空蕩蕩的,一片荒郊野地,哪有什么社區?周魚心中恐慌,懷疑自己是不是昨晚做了個噩夢,但掏出口袋的錢細看,的確是冥幣!如果是做夢,這冥幣是如何進入他的口袋的呢?

      到了晚上11點多,周魚決定去看個究竟,他又開車來到狼垡。前面黑漆漆的,什么也沒有。真是活見鬼了,燈光明滅的社區哪去了?難道我昨天真是做了一個夢?周魚坐在車里苦苦地想。忽然,眼前一亮,社區神話般顯現出來。他抬腕看表,正好12點整。周魚瞪大眼細瞧,門衛還是昨天夜里那個門衛。 他開車想進去,被門衛攔住問:有證件嗎?

      什么證件?周魚問。

      沒有證件你不能進。門衛態度堅決,沒有一點商量余地。

      周魚只好一打方向盤退出來。但他不死心,開著車繞社區轉悠,在一個偏僻黑暗處停息車,從鐵欄桿上躍身進去。他依稀記得昨晚的路,尋了五六分鐘,終于找著大胖子進的那幢桔黃色的別墅。周魚左右看看無人,閃身進了屋內。

      大胖子正向一個瘦子問話:昨天晚上安排你的事怎么樣?

      瘦子說:一切都做好了。明天上午11時那個該死的余友山會準時到王府井百龍大廈,11時35分他辦完事出來,從21層坐電梯,到時候電梯會突然失控,從21層墜下,他必死無疑。

      大胖子冷冷一笑說:惡有惡報,誰讓他*你妹妹呢。明年的明天,就是這小子的周年。來,讓我們先為他的死碰杯祝賀吧。

      周魚嚇出一身冷汗,事也湊巧,余友山他非常熟悉,這家伙是個貪色狂,見了漂亮的小姑娘就邁不開腿了。周魚急忙離開這個神秘的社區,開車直奔余友山家。余友山正在跟一個大眼睛姑娘鬼混。周魚顧不了那么多,徑直問:你明天是不是要去王府井百龍大廈?

      余友山很驚奇問:您如何知道?

      千萬別去了!周魚說。

      為什么?余友山問。

      周魚就把自己所遇的事情講了一邊。你真會編故事。余友山哈哈大笑。伸手摸了摸周魚的腦門,沒有發燒?如何大白天說胡話?周魚急得出一頭汗說: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我是親耳聽那個瘦子說的。你是不是*過他妹妹?他要找你報復哩。而且,據我觀察,無論是那個胖子還是瘦子,他們很可能都不是人,是鬼!周魚再三說。

      好吧,我聽你的,行嗎?余友山拍拍周魚的肩。

      3

      整個上午,周魚開車都心神不安,他感到余友山并沒有在意他的提醒,他會不會表面答應,實際上還我行我素要去百龍大廈呢?

      送完一個乘客,周魚打電話到余友山家中,電話鈴響半天,沒人接聽。周魚看看表,10點30分,他調轉車頭往王府井開去。路旁有人伸手示意要打的,他也只裝沒看見,氣得那人跺腳罵他神經病。

      車到虎城路,遭遇堵車,大小車輛有兩公里長,賭得一塌糊涂。周魚坐在車里,急得一頭洶洶大火。好不容易道路疏通了,周魚加大油門,快速趕到百龍大廈。停了車,連車位費也顧不得交,就直奔21層,剛走出電梯,他看到余友山從一個辦公室走出來,一轉身走進一個開著的電梯里。喂,余友山!周魚喊,但電梯在周魚眼前緩緩地和上了。

      周魚覺得時間忽然靜止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傾聽著什么,害怕有什么事情突然發生。片刻之后,“嘣”一聲巨響,不知什么東西斷了,接著是滑輪飛速轉動與鋼槽磨擦發出刺耳的聲間,中間夾雜著一個人恐怖絕望的尖叫。仿佛整棟大樓里的人都聽到了。

      和周魚聽到的一模一樣,百龍大廈的電梯突然間失控,從21層墜落下去。余友山被人從電梯里抬出來時,如同一團肉泥,他被送進新新安貞醫院,再也沒有醒著出來。

      4

      這件事發生在一年前,信不信由你。周魚這樣結束了他的故事。

      我不相信,認為他在騙我。周魚嘆息說:我為什么要騙你?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那個余友山的死,晚報上還刊載過消息。不信,你可以找那天的晚報看一看。

      我找到一年前某日的晚報,果然上面看到刊有余友山的死訊。關于死因,晚報報道指出,是百龍大廈電梯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所致。那座電梯已到了規定檢修的時間,但有關部門卻一直沒有檢修。

      但周魚的話還是對我有所影響,我最終放棄了在狼垡買房的決定。后來,在周魚的強力推薦之下,我花費50多萬元,在北五環北苑新村買了一處100平米的商品房。

      在喜遷新居不久,我碰到一位記者朋友,告訴他說自己通過出租司機周魚剛買到一處房子,又說起周魚遇鬼的遭遇。記者朋友聽后哈哈大笑說:這個故事我不知聽過多少邊了。你那位出租車朋友肯定是一個被開發商收買了的房托兒。

      房托兒?什么叫房托兒,我大惑不解。。

      房托兒就是想方設法幫助開發商賣房子的人。記者朋友介紹,開發商賣房都有房托兒幫助的,房托專門為開發商招攬顧客,等買賣成交之后,房托兒從開發商那里獲取巨額提成。你的出租車司機朋友為了騙你去買他所雇用的那個開發商的商品房,就拿這個故事來嚇唬你!

      我還是不相信,立即打電話給周魚,說你是不是北苑新村開發商的房托兒?周魚在電話那頭故作聽不清楚說:什么,你說什么?這樣吧,過兩天我在平安大道小茶室請客,咱們好好聊。

      自那以后,我再沒有見到過周魚。聽說,他已不開出租車了,專門從事一項職業——房托兒。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標題:周魚的鬼計|鏈接地址:http://www.999kkk.cn/wd/3170/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頻道http://www.999kkk.cn/duanpian/
    ------分隔線----------------------------
    推薦鬼故事
    • 女孩四葉草

      你拿著這草發什么呆?想什么呢?一個女孩問道。男孩轉頭微笑道它叫四葉草,有沒聽說過...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會上喝多了,一個人回家,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了。當走到一個黑暗沒有...

    • 趙文

      這是趙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剛到酒店任職不久,酒店給他的工作暫時也只有這個了...

    • 只是做夢?

      早晨,我揉著惺忪睡眼走出臥室,身上櫻花木道這個二逼還沒心沒肺地比著耶。站在客廳拐...

    • 靈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著碎了,淚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孫倆,住在山上一間破房子里。每當打雷下雨時,屋里就成了水簾洞,鍋碗...

    红包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