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jinth"></meter>

    <small id="jinth"><delect id="jinth"></delect></small>
    舉薦給朋友
    收藏鬼婆婆
    當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鐵板燒的艷遇

    鐵板燒的艷遇

    來源:鬼婆婆鬼故事(www.999kkk.cn)作者:網絡 時間:2015-06-07 14:57

      鐵板燒是我們論壇的當家。自從2003年在靜心結識他以后,我一直跟隨著他在BBS上混。三年了,感情十分好,也順水成章的結拜成了兄弟,他比我年長,我一直喚他大哥。印象中的大哥是一個重情重義、敢作敢為敢,又樂于助人、率性處事的人。平日里我們在網上幾乎是毫無顧忌的無所不談,從生活中的柴米油鹽醋到情感中的酸甜苦辣咸?墒墙衲晁脑滤娜漳且惶焐钜,他在QQ上大呼我的名字:“妖妖!钡任一貞獣r,他卻欲言又止的吞吞吐吐起來。我預感到一定發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又知道可以講的,他一定會跟我講,不想講的,我再怎么要求他都不會說。所以我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他做好心理準備主動跟我講。因為沒有上心,所以過了幾天,都快要把這事忘了?删驮谒脑戮湃漳翘,我忽然看到他在論壇上發表的一個貼子《逃過一劫,驚魂未定》。內容大致如下:

      “一早學車,車子沖出練習跑道,沖向車場圍墻欄桿,“菱帥”教練車保險、水箱均毀壞,車中的我臉部撞到方向盤,所幸只輕微受傷,并無大礙,福大命大,逃過一劫,至此驚魂未定!

      我知道大哥公務比較繁重,報名學車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多了,還沒積滿學車的時間。也許這事故就是因為練車太生疏的緣故吧!于是在QQ上安慰了他一下,他告訴我,“當時忽然精神恍惚,腳不受控制的踩緊了油門不放,到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再踩剎車,剎車也好像失靈了似的,所以就只能眼睜睜著的看著往墻上撞!

      我有些疑問:“教練不是在旁邊,教練車上會有備一個急剎的,教練沒有踩?”

      “踩了!贝蟾缁卮鸬溃骸安攘说,教練是這樣說的。但是事故調查中,沒有發現兩個剎車有任何故障!

      “沒有故障?那為什么會踩不住剎車呢?”

      QQ那邊的大哥忽然沉默了起來,過了好長時間,忽然叫了我一聲:“妖妖!钡竽翘煲粯,再沒有下文,甚至于就這樣沒打招呼的消失在網絡之中。我等了很久,估計他已經不在了,也就跟著下線了。

      四月十日,這個貼子后面又出現了大哥的跟貼,只有幾個字:“昨夜一夜噩夢,恐怖之極!庇谑求@覺大哥一定還隱瞞了什么?因為這話與他平時一貫的風格是不相像的。按捺不住的好奇和關心,我打了一個長途給他。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聽聲音有些疲憊,一定是晚上沒有睡安穩的緣故。我二話不說,直奔主題,“說說吧!發生什么事了?”

      大哥遲疑了一會兒,說道:“你一天到晚寫故事,但這次我好像碰到東西了!惫,聽了這話,我倒是松了一口氣,因為我雖然一向寫鬼故事,其實自己多半是不信其存在的。電話那頭大哥繼續在說:“事情是從四月二日晚上開始。那天單位有工作需要加班,等做完所有的事,差不多都快要凌晨三點多了,我便離開回家。單位離家步行大概有十五分鐘左右,因為太晚了不好攔出租車,所以我只有自己走回去。當快要到家的時候,我遠遠的看見在鼓屏路與鼓西路的交叉路口邊上有一個穿一身紅衣的女子蹲在那兒,走近時發現這是一個長得比較好看的年輕女子,膚色白凈,瓜子臉型,眼神也楚楚動人的嬌含著淚,她正撫著腳不停的喊痛。本來我不想多事,半夜三更的看見這種事,第一反應也不是好事,但女子發現的痛呼聽來卻不像是作假。于是我還是走上前去問了一下:‘怎么了?’”

      我輕笑道:“大哥總是憐香惜玉的!彪娫捓,大哥苦笑了一下,接著說道:“那個女子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后摞開了腳踝處的裙子說,‘我摔了。麻煩大哥扶我一把!蔽翼樦氖謩萃驴,果然小腿上有一道長長的血痕,上面還在不斷的流著鮮紅色的血?吹竭@樣子,我不疑有他,趕緊俯子說,‘我幫你叫救傷車吧!這是怎么了?’那女子點了點頭,好像很害羞似的點了點頭。接下來,我就打了120,然后把女子扶到一旁的路墩子上坐下,等候救傷車的到來。后來一直到車子來,把那個女子送上車,我才離開,那個時候已經凌晨四點多了!

      我說不錯啊,大哥你做了一件好事?墒沁@個與你撞車有什么關系嗎?大哥輕“嗯”了一下,好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可是我也不知道這好事做得對不對?”我應聲道:“當然對啊,換了我也這樣做的!

      “可是,”大哥遲疑了一會兒說道:“可是奇怪的事發生了。第二天晚上,我又加班,回家的時候也是晚上大概一兩點的時候吧。走到昨天那個地方,卻見那個女子,在那兒笑盈盈的等著我。我注意了她的腿一下,好像已經好了,真是奇怪。然后那個女的就跟我說,‘大哥,昨天真是謝謝你了,昨天要不是你,我的腿就要殘了。我有些疑慮的說,‘這么晚了,你一個人在這兒不是很危險嗎?快回家去吧!’她就說道,‘不危險的,這兒我熟的很,我的家就住在這一片。昨天你走了以后,我才想起來,沒有問你的名字住址,以好好謝你。所以特地等在這兒想再見你一面,這不,讓我等著了!f著她就笑了,臉在路燈的照耀下有些蒼白,但很俏皮的朝我聳著鼻子,眼睫毛還撲閃著帶著一些快樂。她的確是一個美麗的女子,我忽然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但是理智告訴我,應該要快點回家了。于是我跟她稍微寒喧了幾句,便說要走了,并讓她也早些回家去吧,外面有些涼,小心凍了。那個女子顯然有些不情愿,但還是聽我話與我告別,并很快的朝與我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轉眼就不見了。我注意觀察了她的腿,發現已沒有什么大礙了!

      “嘿嘿,有艷遇嘛!”我壞笑著,“我有一種預感,你們還會見面的。

      “是的,”大哥應聲答道,“我們是又見面了。四月四日,就是我給你留言的那個晚上,我又見到了她。那天我并沒有加班,與朋友在外面喝了一盅小酒后,我便回家去,當時只有晚上十點多。老地方,她還在那兒。見了我,她很高興的問我,‘今天,這么早就回來了?’我好像沒有什么訝意的點了點頭。她很開心的上前來挽住我的手說,‘那陪我走走吧,我等了你有一會兒時間了!覓暝艘幌率直,但被她緊緊的抓住不放,最后只有放棄了掙扎,(鬼婆婆 www.999kkk.cn),自然的挽住她往前走,算是答應她說的走走。她顯得很開心,不停的跟我說話,她說她叫陳婷,是十二中的老師,教音樂,家就在附近的安居小區等等之類的,而我當時卻在不安著自己怎么這樣的輕佻,但身體卻身不由己的一直跟著她,和她聊天。就這樣聊著,我忽然覺得自己像是找到了尋覓很久的知己一樣,慢慢的與她熟絡起來,不安的心情也被一種快樂和莫名的刺激所代替?墒菚r間過得真是很快,她說,‘有些冷了!也朋@覺已經是凌晨一點了,我們來回在這條林蔭道里走了好幾個來回。她身上的冰冰冷冷的,身子有些輕微的打著寒擺。我很自然的回身,用兩條手臂緊緊的抱了她一會兒,問,‘好些了嗎?’她害羞的把頭埋在我的胸口。許久,我才放開,然后輕聲的說,‘那么,我送你回家去吧!’她拒絕了我的相送,然后像昨天一樣的往我相反的方向去了,很快的消失在轉角處;氐郊抑,看著熟睡的SNOW(大嫂),心里很不安,所以想跟你說說。但是又不知道要說些什么,從何說起,后來網絡又斷了,我就去睡了!

      “哦!”我說,“原來這樣!以后呢?一定還有以后的吧?”

      “后來幾天,我有意識的都晚一點回家,然后也總能如愿以償的碰到陳婷,她總是早早的等著我。那真是很快樂的事,我們像是偷食禁果的亞當和夏娃一樣,在隱秘的林蔭道間散步聊天,親吻擁抱。她說她愛我,不是感恩而真的感情。從第一眼看到我時,就覺得我是一個能讓她安心的男人。我聽了隱隱有些不安,但不知道該怎么辦,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墮入迷途的壞小孩子一樣,貪婪的享受這樣子的溫情和刺激,簡直不能直拔。就這樣,交往了幾天,我的心里越來越不安,每次看到SNOW和小貝(大哥的兒子),都愧疚的不得了,我決心要斷絕這樣的關系。四月八日的晚上,我們又不約而遇,在激情的擁抱親吻過后,我決定攤牌,我告訴陳婷,‘對不起,我是一個有家室的男人。我不能給予你什么。原諒我這幾天如此的與你這樣……’話還沒有說完,她的唇一下子貼緊了我的嘴,手熱烈的撫摸著我的胸膛,她說,‘不要聽,不要聽,我不管,我一定會得到你的。我愛你!’我想要反抗,但親蜜的唇很快把我融化了,那夜將近凌晨一點的時候,我們在濃密的林蔭間長石凳上發生了關系。事后,我雖然感覺甜美快樂,但心里更不安了,更不知道要怎么樣收場!

      這一次,我聽了,本來應該調侃他幾句的,但一時不知道怎么樣開口,心里另外有一種很異樣的感覺,所有的事情連貫著想了一遍,深深的不安讓我問道,“說說,你十號晚上做的夢!

      “沒有什么,我夢到了陳婷,她問我,‘為什么不來?我要得到你,我要跟你在一起,可是你為什么不來?’”

      “就這樣?”我懷疑大哥隱藏了真相,追問道,“沒道理,這就是你說的恐怖之極的噩夢?”

      “也許,”大哥遲疑了一下,回答,“也許是她出現的形象!

      “她的形像?”

      “是的,她滿臉鮮血,血肉模糊,看不見找不到腿!

      電話兩頭都安靜下來,我想像著大哥說描述的形象,然后線索一點一點都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問:“大哥,你們前后交往了六天,她是不是都穿著同樣一件衣服。紅色的那件?”

      電話里大哥又再遲疑了一會兒,顯然是在思索,然后他很肯定的說:“是的!

      我又問:“她臉色蒼白沒有什么血色?她的總是冰冷?她的腿有可能在一天之間恢復嗎?”

      大哥在電話那頭沉默了,我想他一定是明白了我說的話,過了好一會兒,才吶吶的說:“不過怎么可能呢?”

      我沒有吭聲,一遍一遍的再把事情在腦子里過場。四月二日初次遇見,三日腿恢復了,四日表示身份,五日到八日兩個人發展了愛情,十日做噩夢……我的腦子里忽然靈光一閃,在電話這頭大叫道:“七天,九號是第七天,還魂日!還魂日!七日鬼還魂,她要在還魂日那天帶走你!

      “啊,車禍!”我和大哥在電話里不由同時驚呼起來。接著我又很快的說:“大哥,去找一找四月二日或是三日的報紙,看看上面有什么新聞!焙芸斓碾娫捘穷^,大哥顫抖的聲音傳來,“死了!她死了,陳婷死了!

      ……

      本報訊:四月二日凌時晨,在位于鼓屏路與鼓西路的交叉路口附近,發生一起交通逃逸事故。一個名叫陳婷的女子被高速闖紅燈而過的大卡所撞。本市120在接到不知名的電話報警后,迅速趕到現場,但受害者因傷勢過重在送往醫院的途中不治死亡。目前肇事車輛仍在逃逸中,請目擊到事故過程的市民與警方聯系,提供線索,以便早日破案。

      ……

      時間一晃,陳婷的七七也過了。她再也沒有出現過,而我也一直在想四月九日那天,她本來是要把大哥從陽間帶走的,可是是什么原因,大哥才逃過這一劫的呢?也許,我說的只是也許,也許她還會回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本篇鬼故事標題:鐵板燒的艷遇|鏈接地址:http://www.999kkk.cn/wd/3203/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頻道http://www.999kkk.cn/duanpian/
    ------分隔線----------------------------
    推薦鬼故事
    • 女孩四葉草

      你拿著這草發什么呆?想什么呢?一個女孩問道。男孩轉頭微笑道它叫四葉草,有沒聽說過...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會上喝多了,一個人回家,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了。當走到一個黑暗沒有...

    • 趙文

      這是趙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剛到酒店任職不久,酒店給他的工作暫時也只有這個了...

    • 只是做夢?

      早晨,我揉著惺忪睡眼走出臥室,身上櫻花木道這個二逼還沒心沒肺地比著耶。站在客廳拐...

    • 靈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著碎了,淚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孫倆,住在山上一間破房子里。每當打雷下雨時,屋里就成了水簾洞,鍋碗...

    红包捕鱼